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关雎鸠

卤煮爱好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巨蟹座里的异数,卤煮鉴赏家。坚定的自由主义爱好者。偶尔不太懂足球,当选过最佳射手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绵里藏杵的老田  

2012-05-23 13:49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与老田失散已经很久了,今天突然想起了他,叨念一下。

 

第一次看到老田是在大兴魏善庄。清晨六点,起床号打破了军营的宁静,战士们丢盔弃甲地跑出营房,残忍的一天开始了。院子里的狗开始吠,目露凶光,那是解放军的狗,一条母狗。在人群中,一个健硕汉子格外引狗注目。他蹲在营房门槛上认真地刷着牙,肥厚的双唇被丰富的牙膏沫覆盖着,与一脸横肉相映成趣。他就是老田。

 

当狗不再注目老田的时候,万恶的大一军训结束了。

 

从美学角度讲,老田与母校并不般配。母校是精致的,除了校门外无处不透着小;老田是剽悍的,除了年龄外无处不显得大。从外形上看,他其实更应去开黑摩的,或在农贸市场经营一个肉柜。即使上学,北体大的古典跤专业才是最佳选择。然而他却在经济院校与我同系,上帝好幽默。

 

人不可貌相,老田不可斗量。

 

老田的貌相很容易勾勒,张飞剃掉胡须鲁智深留上板寸,大体上就已神似。但他的性格却与貌相相去甚远,难以斗量。这个二百斤糙汉的胸膛中,跳动着一颗细腻的心。

 

台球在我国是一项地痞运动,大大小小的台球厅中,洋溢着各种京骂和纷杂响亮的撞击声。老田竟不是地痞。他在喧闹中踱到台球案前,认真审视案上各球的位置,然后慢慢伏于案上,一目圆睁一目紧闭,鼻尖微微冒出些许晶莹汗珠,在球杆滑动良久后,才轻轻推出。母球绵软无力向前慢慢滚动,触到目标球的声音几不可闻 ----- 又是柔枪。击球后,老田总是如释重负,深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,微摇着头走过去取出落袋的母球。十年里,没有人看到过他打出“暴杆”。四肢发达却弱柳扶风,老田令人费解。

 

老田的细腻还体现在生活中。大学的生活等同于猪狗的生活,尤其是男生,肮脏和邋遢是群体的性格。宿舍里如果不弥漫臭味,那将是令人窒息的。而老田却出淤泥而不染,非常讲究个人卫生。他的床铺总是整整洁洁,被褥从来都是干干净净。每当看到一个形如河马的男人躺在上面,总会让人感觉如入幻境。由于猪圈里只有他的床铺打扮得像个闺房,于是不禁让人产生一种蹂躏的冲动。每一次从水房洗脚归来,我都会驻足于老田床前用他的床单擦脚,留下几个水脚印后兴奋离去。但下一次来擦脚,我都会惊奇发现,床单洁净如新 ------ 当然,我不是每天都洗脚。

 

我之所以敢于用老田心爱的床单擦脚,是因为知道他不会打我。虽然强壮结实,但老田决不凶猛,在遭受同窗欺负之时他总是微笑承受,甚至笑得有些谄媚。真正令人尊敬的,不是他的肢体,而是他那张嘴。这张嘴,能莺啼,可哝语,虽不能把死人说成活人,却可把活人说成死人,除英语外,无所不能说。此嘴一张,钱塘潮涨;此嘴一合,空山梵呗;此嘴一张一合之间,太阳黑子为之雀跃,世间无人忍俊纵情捧腹。老田说得固然精彩,但更妙绝的是他总在话语间辅以各种手势,增加渲染力。一双肥厚的肉掌挥舞在他面前,语言于是变得更具穿透力。原以为,老田不是荆柯就是朱亥,后才发现,他其实是苏秦张仪。

 

善说的老田一直没有骗到姑娘,原因大概有三:其一,现下的女人浅薄得很,总是希冀遇到骑白马的王子,演绎一见钟情的童话。而老田的形态足以让女子们一见否决 ----- 其实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,还有可能是唐僧,女子们失去了机会。其二,老田不爱骗人,总是说实话,巧舌如簧而内心憨厚的他总是在泡妞技巧上不得要领。其三,好女人都是瞎子,而不好的女人迫使老田装瞎子。不过,现在问题解决了,我已为这头饥渴的耕牛找到了一汪三角地---- 粗暴地给他介绍了对象。

 

介绍时,老田不无忐忑地问我该女人情况,我只回答了八个字,“酥胸高耸,色艺双修”。于是他们见面了。在他们见过两次面后,老田追问我这个女子年龄、工作单位、家庭住址等一系列肤浅问题。我莫名惊诧,“你们见这两面都聊什么了?这些问题还来问我!”老田不好意思地回答,“不好意思问她,这两次见面只是给她讲了一百多个笑话。”说完羞红了双腮。

 

一日,老田心急火燎在 MSN 上问我那女人具体工作地址,在得知后迅速下线。后来我才获悉,该女子那天病了,老田手拿鲜花怀抱滚烫感冒冲剂驱车赶往,骗取了女子的好感。粗人也会浪漫。

 

细腻的老田虽然温软,但绝非绣花枕头,他一身好骨好肉不是摆设,很有用武之地。记得大学期间学校组织拔河比赛,老田魁梧的身材傲视群雄,毫无悬念地成为系中领袖。我系选手十余人,尽皆荫埋在其阴影之下。随着老田一声怒喝:“呔!”我系轻松将对方拔了过来,获得狂胜。对方选手垂头丧气之余不忘总结经验,“怎么学生比赛食堂员工也来参与?”是日,老田身着白汗衫。

 

每当我家出现体力活,我都会第一个想起老田。而老田干起活来从无怨言,无论我的要求多么苛刻。那年,我到中关村攒电脑,老田鞍前马后不亦乐乎,我家的骡子、马也就都歇了。先是砍价,一款机箱售价二百元,老田引经据典循循善诱,历经半小时终于击败狡诈的小贩,一百九十元抗走机箱;一块硬盘售价五百元,老田苦战半小时砍价未果,于是祭出绝技,问“如果我买两块多少钱”,小贩脱口而出九百八,老田冷笑一声,“买两块退一块,四百九十元,结账。”硬盘终于得手。然后是搬运,我给老田指派的是搬运主机、显示器、音箱,而我则负责拿键盘和鼠标。老田二话不说,仍是“呔”的一声,把电脑送回了我家。现在回想起来,他当时是完全有实力把键盘鼠标一起拿的,我真后悔。

 

最近几年,我与老田相见大部分地点是在洗脚房,边揉脚边谈一些鸡零狗碎的话题。然而这些话题却永远谈不累,永远新鲜,永远亲切。我想,这或许是缘于一种信任吧。

 

与老田失散已经很久了,他已经三天没有登陆 MSN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